橘子

心若冰清,波澜不惊

随便看看:

三吉的创意世界:

法国插画设计师Blule的一组关于超级英雄的作品,采用水彩创作手法,展现不同超级英雄的独特魅力,一种神秘的感觉跃然纸上~

古水:

*Bach 330* --101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平均律键盘曲集」第一卷
之 C大调前奏曲 
(Das Wohltemperierte Klavier: Book I - Prelude In C Major, BWV 846)

        "C大调前奏曲",J. S. 巴赫上下两卷48首前奏与赋格之始,亦是「平均律键盘曲集」中最为人熟知的一阕。大量分解和弦以不同调性连续呈示出的变奏段落,于变化中保持速度与结构的高度一致及和谐,同时兼有愉悦听觉之流畅性和引领时代的即兴趣味,体现出作曲家精深的创作技巧与严谨的巴洛克美学观点。
        巴赫之后,西方音乐虽经历了古典、浪漫乃至现代主义在风格与技法上的嬗变与演进,"音乐之父"所践行的十二平均律体系却被一代代音乐人传承,维系着音律世界的和谐秩序。曾是巴赫为其长子及学生所写的这套「平均律键盘曲集」,也在教学用途之外,让世人从其波澜不惊的乐句中,感受到了音乐最本质的魅力和作曲家深邃的精神世界。
        推荐竖琴改编版本,这种在巴洛克时期尚未完善并普及的拨弦乐器,以其清脆空灵的音色深得现代听者青睐,其演绎的这首巴赫名作,在保持原曲韵味同时,更在朦胧中予人平和舒适的听感。

竖琴: 马歇尔·麦克奎尔*** 
        (Marshall McGuire)

老相册:

拍摄卫城的女人

1905年,希腊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老相册:

夫妇

1948年,都柏林,Irving Pen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老相册:

敢问路在何方

1950年代,汉堡,Toni Schneiders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仓崎贤:

原来有不少人不知道那张年代久远的哀丽丝是我画的吗hhhh

以前还涂过蛮多张名柯的 大部分都是三年前画的了(历史蛮黑的每张都问题一大堆 当时还没开通LOF 现在传些还能找到的图上来看看还有眼熟的伐


=❀=

原图走P站【アリス】【コナンログ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特罗姆邦奇诺「永相随」
(Ostinato vo' Seguire)

        1327年4月6日,亚维农圣克莱尔教堂的耶稣受难日弥撒上,青年神甫弗朗切斯科·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7.20-1374.7.20)初遇年方二八的少妇劳拉(Laura de Noves 1310-1348),无意中的惊鸿一瞥开启了一段绵延一生的柏拉图式单恋,“不负天主不负卿”的两难抉择与“日日思君不见君”的隔世之恋却令这位日后的桂冠诗人思如泉涌,为心中的“女神”写下诗篇逾百。21年后的耶稣受难日,劳拉香消玉殒,芳名镌刻进那一首首词韵优美的十四行诗中,更化作诗人满额的月桂枝叶(laurel),一阕「永相随」诉说着人世的情殇和超越肉欲的灵魂相依,吟诵千古。
        作为但丁之后最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彼特拉克以其对意大利语言文学的完善及人文主义的探索实践,而被誉为“文艺复兴之父”,其十四行诗格律严谨中不乏生趣,音韵优美而富抒情气质,最适合爱国情怀的抒发和对永恒爱情之歌颂,依据其诗歌填词再创作的音乐作品层出不穷,横贯文艺复兴中晚期、巴洛克、古典、浪漫时期乃至20世纪。
        这首「永相随」由15至16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巴托洛米奥·特罗姆邦奇诺(Bartolomeo Tromboncino c.1470-c.1535)依据彼特拉克「歌集」(Canzoniere)中的同名短诗谱曲,运用了当时流行的弗罗托拉(frottola)体裁,即摒弃繁复对位,以主调风格织体结合分节歌形式处理诗歌韵节,四个声部中以人声在高音区主导旋律,乐器则在中低音区衬以和声,木管、打击(铃鼓)及拨弦(鲁特琴)乐器的频繁使用,令其与巴洛克以后的音乐形成明显区别,呈现出节奏生动欢跃,情绪饱满隽永的舞蹈特征,诗人对心中永恒爱人的忠贞不渝尽在歌曲名字和不断的反复咏诵中得以升华!

主音: 卡特琳娜·鲍姆***
        (Katharina Bäuml)
伴唱/伴奏: 高塔古乐团*** 
                (Capella de la Torre)

ENO.:

#JamesMcAvoy#
角色分别来自:
《赎罪》;
《X战警:第一战》;
《污垢》;
《纳尼亚传奇》;
《弗兰肯斯坦》;
《恋爱学分》;
《X战警:天启》 ​​​